體驗裸體主義式的裸體生活

海克(Héctor)是我在墨西哥時Couchsurfing的host,住在他家讓我體驗到「裸體主義式的生活」,是我這輩子目前最最最難忘的經驗。

當時在Mazatlán的我本來沒有計畫要去Guadalajara,不過原先找到的打工換宿工作環境實在是太惡劣,撐了一個禮拜還是覺得很想離開。剛好看到到Guadalajara搭車只要8個小時,於是先斬後奏,先上網訂了隔天早上的車票,再跟老闆說我要請辭。

很幸運地一天內就聯絡上host海克,他開門見山就問我有沒有把他的profile看完,因為上面有很清楚地解釋他是nudist,希望不介意的人再送出Couchsurfing的request。我覺得看到時覺得會是很難得的經驗,畢竟我在台灣活了20年,完全不認識半個裸體主義者,所以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跟他說:「我願意嘗試看看。」

跟海克初次見面是一起吃午餐,他向我介紹為什麼開始對裸體主義有興趣,他非常的有熱忱,感覺有一點像在傳教。他說一切開始於幾年前的一場戶外裸體騎腳踏車活動,他當時覺得很特別,隔年於是報名參加,在那次的活動裡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跟自由。後來,他開始閱讀裸體主義的理念、尋找裸體瑜珈等活動,後來也認識同樣是裸體主義者的女朋友,兩人也很越熱衷在自己家裡客廳舉辦裸體瑜珈課。他頭頭是道地講出許多道理:像是裸體主義可以促進階級平等與男女平等之類的社會議題。

說到男女平等,海克覺得男生不只是不需要幫女生付錢,女生也應該有自己的能力搬東西。所以去他家時,我一個人死命拖著29吋的行李跟兩個包包爬上四樓。雖然已經很清楚知道自己即將體驗的是什麼樣的生活,不過他一開門就立刻恢復全裸,我還是在內心暗暗吃驚XD

他讓我在吊床上休息看netflix,然後自己開始以全裸的狀態掃地煮飯。最有趣的是,他是TutorABC的老師,所以他視訊上課都只會穿上半身的衣服XD 我snapchat他煮的義大利麵,他還開玩笑說make sure my shlong is not in it 所以我就用bitmoji碼掉。

一般講到這邊大家都會問我所以你也沒穿衣服嗎?我都很尷尬地笑一下說 well, not at first……

一開始我只有request住三天,可是,跟海克還有他女友處得很好再加上也沒有接下來的旅行計畫,於是我請他們再讓我多待一些時間。後來海克說要再待一兩個禮拜都沒問題,不過有個條件:就是我要加入他們的裸體行列!我遲疑了一下,不過覺得人生嘛~此時不做,更待何時?這句話讓我最後一口答應。

所以我就穿著上衣跟內褲走出房間,海克對我說:「我幫你吧。」然後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,幫我把衣服脫掉(我是自己脫內褲啦XD)。脫光的感覺,其實也沒什麼感覺,因為家裡其他人也都沒穿衣服,所以你並不會有什麼異樣感,甚至過一陣子,你會失去自己裸體的意識,開始覺得很自然。不過真要說的話,我還是比較prefer至少穿個內褲,不是因為私處被看到,而是我覺得這樣比較衛生,不用進行不必要的間接接觸。

禮拜天的早上被海克叫起床,參加他在客廳辦的裸體瑜珈,我本來就沒很愛瑜珈,再加上大家都裸體,真的是無法言喻的奇妙。第一次近距離看其他人伸展他們的私處,趴在別人弓起的屁股後面,做著各種難度頗高的瑜珈姿勢,可是整個環境氛圍卻絲毫沒有一點情色的意念。

隔天,海克家來了一個上海女生Freya,因為海克有修改他的profile,所以Freya剛來第一個小時就脫衣服了。有她在,我覺得自在多了,雖然在家裸體的感覺不會不舒服,不過因為海克跟他女友熱衷裸體主義,而我算是被半推半就的嘗試,總覺得自己跟他們還是不太一樣,心裡有時候還是怪怪的,不過Freya的到來,讓我覺得自在超多,因為她可以理解我的感受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們一起在家裡喝酒,海克跟我們說男生的睪丸會在不自覺中自己轉動,然後他的女友很大方地叫我跟Freya看,我們就在他女友面前盯著海克的下體看了一兩分鐘。裸體主義者應該是心胸最大方開放的人吧,我至今不知道有哪個女生會叫兩個女生朋友盯著自己男友的睪丸看。

因為背景跟處境相似,也同樣會說中文,我跟Freya很快就變成很好的朋友,我們每次回房間就會套上一件衣服跟內褲,然後一起小抱怨說不能穿衣服很煩XDD 不過抱怨歸抱怨,這個經驗,讓我開了眼界也得到很多收穫,看到各種不同的理念與人體,對人體與健康教育有更多的了解,進而更加接納自己的身體,更愛自己也找到更多信心。

Written by Cyndi